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为父二十年
2018-06-26 09:00 | 来源:365bet在线娱乐网站 | 作者:石中华

 

 
从女儿呱呱坠地、初为人父那幸福的一刻开始,一转眼已经二十余年了。二十多年来,警察职业的使然,与孩子聚少离多,其中的酸甜苦辣细细品来真的是五味杂陈,而更多的则是心怀愧疚。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和妻子经过千辛万苦步入象牙塔,毕业后,她在县城工作,我在乡下派出所守着。就在我们满腔热情干一番事业的时候,女儿天使般来到我们面前,从此她的哭闹和欢笑就成了我一生的牵挂。当忙完工作火急火燎地赶回家中,看到女儿忽闪着灵动的眼睛,望着我警服上的领花和臂章,伸出小手要我抱抱,所有的劳累和烦恼便烟消云散了。
女儿牙牙学语时,我被调到县局从事文秘工作,本想一家三口可以其乐融融、享受天伦之乐,然而,公安工作的特殊性,决定了机关民警同样不能正常作息,部署工作前我都要加班加点赶写材料,任务结束后还要搜集情况及时总结上报。当时电脑还没普及,挑灯夜战一笔一画地爬格子是文秘人员的日常科目,时常我都是在女儿酣然入梦后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。每当月底从邮局领回一笔稿费时,我都要跑到商店给可爱的女儿买点吃的、玩的送给她,弥补不能天天陪她的遗憾,乖巧的女儿常会仰起头甜甜地说:“爸爸,亲亲。”那一刻,我幸福满满!
女儿三岁那年,妻子去省城参加业务培训,孩子没人照看,只能放到乡下姥姥家中。临送走的那天晚上,女儿好像明白要离开父母一段时间,来回跑着要爸爸妈妈轮流抱抱,一不小心摔在地上,瞬间哭晕过去,我拍打着脸都哭紫的女儿心急如焚,等她哇的一声哭出声来,我才意识到女儿肯定是摔得太狠,便连忙赶到医院。当医生问她哪里摔疼时,女儿摇摇头说:不疼!当天夜里我还要加班,就没给女儿做检查,第二天天刚亮就把她送到乡下。两周后,等妻子学习回来,见到女儿时,发现她的左臂微微有个鼓包。在医院里,医生看着X光片,大声问我:你是怎么当爸爸的?孩子手臂骨折都愈合长成骨痂了才来检查!懂事的女儿抹去我眼中的泪水,那一刻,我心碎一地!
女儿上幼儿园时,我又到乡下派出所工作了,其间经常见不到爸爸的她回到家里就打电话问:“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出去玩儿?”工作太忙的我常常敷衍着说,等你写完作业了,等你好好吃饭了,等你戴上大红花时,等你……或许太多的等待,让女儿心生失望:爸爸总是说谎话,让大灰狼吃掉你;或许在她六岁那年,妻子外出进修学习,她把房间里画满了妻子的头像;或许在她心里没有有一个当警察爸爸的自豪感,只有这个爸爸无奈的食言,女儿在和我的生疏中慢慢长大了、成熟了。
女儿长大了,是在我不经意间,是在没有父亲的陪伴时,但却花开如此灿烂。一次去北京出差,吃饭的时候把在燕郊学画画的女儿叫来,数月不见女儿清瘦了许多,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久,女儿和我说个不停,似乎要把这些年积存的话都在这顿饭里表达出来,讲她的理想和人生,谈她的现实和未来,关心家里的父母和亲人。谈天说地时,邻桌一帮游客饭后起身离开,他们走了几分钟后,我发现饭桌上他们遗忘了一部相机,我看看女儿指了指桌上的相机,女儿走过去就去拿,我心里咯噔一下,看着她拿着相机走出门口大喊了几句,又走到柜台把相机交给服务员,此刻,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突然间才发现,女儿长成了一个正直善良的人,聪明伶俐,多才多艺,不欺弱者,不惧强者,不为私利而上当受骗,认知社会有独到见解,看似娇美柔弱的她却心性坚定。那一刻,我感慨万千!
为父二十年,和千千万万警察一样陪伴教导女儿的时间屈指可数,心怀无限愧疚,只有扎扎实实工作,做出成绩才能稍稍弥补这份缺憾。如今,女儿在不经意间已经长大成人,希望女儿能理解爸爸的苦衷,愿女儿一生幸福!
  (作者单位:鹿邑县公安局)